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未弛的博客

仗义执言扶弱势,抽剑扬天刺乌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基本人权的中国草民,生活在黑暗的混蛋社会,实在不愿与贼寇为伍,去做一个当代的中国混蛋!电子邮箱:qlwxzmx@g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猫马坟  

2009-11-09 19:47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历史考证:

猫   马   坟

张铭璇

山东省临朐县境内有两座奇特的古墓——猫马坟。

第一座位于七贤乡猫林沟村西南,为明万历四十四年进士、户部郎中傅国所葬;第二座位于盘阳北大郝庄西北,为明崇祯十年进士、杭州知府张印立所埋。

猫马合冢,怪否?

人葬畜兽,奇也!

笔者心疑,特作考析,以辨真伪;读者有兴,且看此文,则知真情。

据傅佩怀先生在1987年第三期《文史资料选辑》上发表的《猫马碑》文载“崇祯丙子(1636)年辽阳溃,傅国夤夜被敌兵所围,幸被鉴玄(猫名)挠醒,起视敌兵三面举火,呐喊擒拿……他骑上黄龙马,朝南飞奔。马不停蹄,人不离鞍,日夜兼程……一连数日,行程几千里,回到了云黄别墅(今猫林沟村)。遗憾的是鉴玄猫和黄龙马却双双累死。”故葬而祭之,“改云黄庄为猫林沟。”

此说对否?笔者认为:漏洞极多,违背史实。

首先,辽阳之溃绝不是崇祯丙子(1636)年。据《明史·熹宗纪》记载:“天启元年(1621)三月壬戌,大清兵取辽阳。经略袁应泰等死之,巡按御史张铨被执不屈,死。”《世界大事表》文载:“天启元年,满帝取沈阳,定都辽阳。”可见,明末辽阳之溃是天启元年(1621),并不是崇祯丙子(1636)年。

其次,所谓“傅国骑马带猫,行程几千里而回临朐”之说,更属子虚乌有。因为辽阳溃败之后,傅国并没有被立即削职归田,而是“辽阳之溃,臣独以廉能闻。于是再奉敕总领广宁,则以正郎总督新旧饷”。(傅国《辽阳敕跋》)只是傅国感到自己掌管粮饷,颇有瓜田李下、私囊不清之嫌;兼辽阳溃败事件,朝廷尚在追究有关臣僚之责任,遂作《投经院辞差呈》,并“待罪途次,以需台裁”,等待处理。经过吏部审查,傅国在辽阳溃败事件中,虽然无罪却有一定的责任,遂削职为民,令归故里。

傅国回家,时在“壬戌、癸亥间,幸圣恩予告赋归来,而此山(云黄山)始长为我有矣!”(傅国《云黄别墅记》)其中,“壬戌、癸亥”分别是明天启二、三年,即公历1622年和1623年。由此可证:傅国回到云黄庄是在1622年与1623年之间,根本不是“崇祯丙子”(1636)年。

在此方面,《临朐续志》的记载是:傅国“督饷辽左,节款百二十万。辽阳溃,削籍归,筑室南流北乱山中”。且看“削籍”含义:削籍者,“谓官被斥革,朝籍中削去其名也。”由此可知,傅国回家是削去了朝籍;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开除了公职,是经过朝廷批准,并办理了退职手续,然后才回到云黄庄安度晚年;绝不是“骑马带猫,疲奔几千里,逃回云黄庄”。试想:如若傅国确实弃官而逃,朝廷岂不治罪?从1623年回家到1644年遭火遇难(土匪积薪焚楼),共计21年时间,他能在家中安度晚年?解职事小,株连族人事大,傅国岂不害怕?从《投经院辞差呈》的“待罪途次,以需台裁”等文词来看,他是陈述了辽阳案情,等待朝廷处理。所以笔者认为,傅国回家,不仅不是弃官而逃,而是经过朝廷处理之后,才削职为民,回到家中的。

关于傅国养猫,据其所撰《小友鉴玄墓记》文载:“先是鉴玄(猫)以崇祯己巳客余。明年,其友窃玄、弦玄继至客余。”从此来看:傅国养猫,始于崇祯己巳(1629)年,至崇祯丙子霜月(1636年9月)已是猫死碑立。由此可证:傅国养猫是在他削籍归田后的第七年始养,因为他是在1622年和1623年期间削籍而归。既然如此,那么他的猫则绝不是在“辽阳所养”。虽然当朝皇帝宠爱养猫,以致后宫妃嫔、文武大臣及百姓养猫成风;但傅国督饷辽左期间,正是清兵犯境,边关告急的多事之秋。试想:军旅之中岂能象在家中一样玩花养猫,戏耍日月?何况傅国先生在其《云黄集·小友鉴玄墓记》中早已说明:鉴玄猫是在“崇祯己巳”(1629)年始养,而“崇祯己巳年”已是傅国从辽阳回家后的第七年,所以说清光绪《临朐县志·杂记》所云:“官辽东时,畜三黑猫”的说法是错误的,这可能是轻信于民间传说所致。

至于傅国为何养猫?为何葬猫立碑?笔者认为:首先傅国养猫乃是其个人爱好,视若宠物,正如其在《三玄传》中所说:“古人有友鹤、友梅者”,而他则“友猫”,即以猫为友。其次则是鉴玄猫颇为“仁义”。据傅国《小友鉴玄墓记》文载:“鉴玄(猫)以崇祯己巳(1629)客余。明年,其友窃玄、弦玄继至客余。窃玄也自咿咿卧地,以其乳乳之;乳为沖,窃玄以故得成长”。本来幼猫窃玄并非鉴玄猫所生,然而鉴玄猫眼看窃玄嗷嗷待哺,则颇讲仁义,视若己出,主动以乳乳之。由此,主人傅国则大受感动,加之后来“窃玄、弦玄竟不知所往”,独“鉴玄与余(傅国)狎,首尾六年”。在此期间,傅国与鉴玄猫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视猫如友,同吃同眠;及其病癯,傅国则“昼夜亲饮食之”。后鉴玄猫病死,傅国悲而葬之,并立石作铭,题曰:“黄龙氏葬八蜡处”,遂成猫坟。

傅佩怀先生曾据此铭文而断:“此乃明代户部郎中傅国葬猫马之所”(傅佩怀《猫马碑》)并认为:“黄龙氏”指黄龙马;“八蜡”指鉴玄猫。至于后者,则是无误;至于前者,却值得商榷。“黄龙氏”若是代指黄龙马,那么黄龙马怎会掘墓葬猫?村名由“云黄庄”改为“猫林沟”,为何没改成“马林沟”?或是“猫马林沟”?

从“黄龙氏葬八蜡处”这七个字来看,根本没有猫马合葬的含义!那么究竟是何含义呢?清光绪《临朐县志·杂记》释曰:“黄龙氏葬八蜡处,盖谓以龙纪官。己为户部郎,应称黄龙。猫,又八蜡之一,故云。”可见,“黄龙氏”是傅国官职的婉辞代称,并非指黄龙马,所以说,猫林沟的猫马坟只是猫坟,并非是马坟。所谓“猫马合冢”,纯属附会猜想!所谓“傅国骑马带猫,逃离辽阳”的传说亦属子虚乌有,根本不是史实!

从地名学的角度而论,猫林沟村名的形成,即以“猫死而葬,坟成碑立”为开端。本村初名:云黄庄。至崇祯丙子(1636)年9月,傅国葬猫并立石铭志,邻人以之为奇,遂渐称“猫林沟”而不称“云黄庄”。其中“林”字,乃是临朐方言,意谓:“坟冢墓地”,非指“林木树丛”。

   再说盘阳北大郝庄村西的猫马坟。据大郝庄村民说:“本村张印立为官杭州期间,曾审一案,乃是贼盗官仓。盗贼声称:‘家中断炊,老母待毙,故盗仓廪’。张知府顿生恻隐之心,念其‘家境唯艰,孝心可敬’,遂免其死罪而放回。明朝灭亡后的第二年(1645),清兵围攻杭州。张知府率兵民守城。城守多日,却无救兵。是夜更深,张印立每每欲睡,却被家猫多次挠醒。夜半时分,城门失陷,清兵入城。那位曾被张印立义之不杀的盗贼何良竟然夜人官邸,把张印立救出杭州。临行之前,家猫拽履,嘶鸣不止;张印立遂以袖蜷之,骑马带猫,挂冠而归。及至家中,猫、马饿累而死。张印立念其千里奔命之苦,遂葬之村西,人称:猫马坟。”从此传说来看,张印立弃官而走,已触犯“大明禁律”,当予治罪。然因明朝灭亡,所以张印立弃官而走,失守杭州,也就无人追究。这个传说,虽在预料之外,却在情理之中,似乎可信。在清光绪《临朐县志》中亦有“印立挂冠归”等字句。所谓“挂冠”,语出《后汉书》:“因王莽杀其子宇。逢萌遂断‘祸将及人’,而解冠挂东都城门,弃官以去。”由光绪《临朐县志》记载“印立挂冠归”可证:张印立效仿逢萌,弃官而走确是史实。至于他所葬的猫马坟,究竟有没有猫?笔者不敢结论;但坟中有马,确是事实。二十世纪四十年代,猫马坟所在地巨木蔚然,古树参天。侯河村马氏见林木成材,遂觊觎以争,赖谓:“马家祖辈坟地!”

 郝庄张氏与其理论:“不是人坟,是张知府所葬猫马坟!”诉诸有司,以图处理。有司无奈,遂掘墓验尸。结果,猫骨难辨;但马首、马腿分明!马家败诉,争树不成,反成邻里笑谈:“侯河姓马的,认四蹄马是他祖宗!”1958年,平墓整地时,猫马坟被毁,掘出马骨,铲出墓土,垫于沟中。郝庄族人凡年长者皆曾亲眼所见马尸骨殖。此则有目共睹之事实。  

综上所述,笔者断言:临朐县七贤乡猫林沟的猫马坟,只是猫坟,不是马坟;临朐县盘阳北大郝庄的猫马坟,虽是马坟,但不一定是猫坟。

 

电子邮箱:ncdzcxwh@yahoo.com.cn      dzrbzkb@yahoo.com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2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