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未弛的博客

仗义执言扶弱势,抽剑扬天刺乌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基本人权的中国草民,生活在黑暗的混蛋社会,实在不愿与贼寇为伍,去做一个当代的中国混蛋!电子邮箱:qlwxzmx@g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1960:姐姐之死  

2010-12-30 21:20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姐姐饿死在“吃共产主义食堂”的伟大时代

张未弛

在山东省临朐县嵩山西麓、水库东南,有一村落名曰:“沟河”,它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虽然当时我没有去过一次。 

记得母亲多少次讲述那沟河的故事,泪水总是涌出她那饱经沧桑的双眼……我们也禁不住热泪盈眶……

那是1960年,当时还没有我。我最小的姐姐就是那年出生的,也是那年死的,是活活饿死的,因为母亲已饿得没有奶水,而家里也没有供婴儿吃的食物,村里的榆树皮已经被剥光,胡同里的榆树已经死亡,榆叶“糊饼”早已没有;而楸叶蒸的“糊饼”连大人也难以下咽,太苦,太涩。作为初生的婴儿根本就吃不下这种东西,所以她死了!饿死在那早已“跑步进入的共产主义社会”里。

母亲很后悔!后悔自己去嵩山沟河村时没有嘱咐别人多喂水。其实孩子是饿死的,不是干死的。母亲为什么要把孩子丢在家中,只身一人去六七十里外的嵩山沟河呢?这事还得从1958年说起:1958年的临朐县也随着上级号召成立人民公社,同时进行“大跃进”,社员们在村干部安排下“大炼钢铁”,深翻土地。即使下雨,也要“大下大干,小下小干”。无论是谁家的铁锅、鏊子都一概砸烂冶炼钢铁,社员家中不准存粮食,有粮食必须缴到食堂去,同吃大锅饭。村干部一旦知道谁家存粮,可以公开去搜查、没收。本来我家存着两小瓮麦子,藏在鸡窝里。村干部敲山镇虎,威胁我母亲,说一旦搜出就开批判会,说我父亲在外教学也干不成,得弄回来批斗。于是我母亲害了怕,连夜到我姥娘家,找我外祖父帮忙,当晚把存粮背到野外扔掉了。第二年也就是1959年,共产主义食堂已经缺粮断炊,人们开始吃不饱。虽然1958年是农业大丰收,但收获季节人们不是在收粮,而是去炼钢铁,去深翻土地。玉米烂在地里无人管,谷穗散在坡里任凭鸟雀哄抢,地瓜冲在河里没人去收,甚至有的干部命人把粮食培在地窖里白白烂掉……说是省得蒋介石反攻大陆后弄到粮食,这是坚壁清野,叫“备战、备荒、为人民”。就在这“大跃进”三年中,中国大陆人口至少饿死了4500万人(据《中国人口年表》)。执政者为开脱罪责,说成是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但据杂文《老天爷告状》从气象部门统计资料证实,1958年至1960年在二十世纪近百年中是降水充沛、风调雨顺的最好年景,根本没有自然灾害。丰收之年饿死人,不是天灾,而是政策导致的人为灾难。在当时吃共产主义食堂、“跑步进入共产主义”的年代,谁也不敢思想落后,自私存粮,人们象驯服了的牛马,只知道服从鞭策之声,于是成百上千的社员象集中营囚徒一样被集中起来去深翻土地。人海战术,疲劳作业,虽然效率不高,大胆的人也敢沉黑天偷跑进庄稼地里睡一觉,但多数人还是在这军事化的禁锢中疲惫不堪,筋疼腰酸,甚至有的人正用锨翻地,竟倒地睡熟,酣声而起,可见其疲乏到何种程度!那些监督工作的村干部大多“脱产”,他们正天吆三喝四,并不真干,钻空可以找地方睡觉,所以他们很有精力来监督别人。而社员家中几乎家家上锁,会走的小孩都被村干部约束到一块上“共产主义托儿所”,从不顾他们思爹想娘的哭叫……就在这种共产主义气氛下,丰收的粮食被活活糟踏。而学校的中学生也头脑发热赶潮流,停课炼钢铁、深翻土地,他们的口号是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”,区区二亩地,深翻一丈二,用种四百斤,预计能收两万斤。结果次年麦苗密如毡,连麦种也没收回。但报纸上却整天“放卫星”,遍地是亩产上万斤,造假也吹假,掩耳盗铃铛。就在这种“大跃进”形势下,1959年社员开始挨饿,先是吃糠菜,后是扒树皮。食堂大多关门,社员也无力去参加集体劳动。我的亲戚曾到坡里捉豆虫煮着吃,豆虫没有了,他又刨土里的“豆虫蛹”来煮食度日。城西张家庄的张春林老人竟以捉住老鼠煮肉吃而沾沾自喜,大人小孩都饿得手脚浮肿,甚至许多农户饿死人,龙岗十字路村最厉害。就在这种形势下,相对较好一些的地方则成了朐境西南的三岔、嵩山一带,虽然也是在同样政策下“大跃进”,粮食也是几近断炊,但此地素有果树,盛产干鲜水果,因此在当时形势下,西南山区便成了临朐境内的“人间天堂”,积压多年的山区光棍汉几乎都娶上了媳妇,临朐城郊长大的俊闺女就有很多找到了五井、嵩山一带山村之中,充当光棍汉的忘年妻。这便是朐境俗称的“山果换媳妇”。除此之外,山区农户更多的是趁缺粮年景暗中卖山果,攒俩钱儿。临朐县城郊农户多是赶集贱卖家具,换得几块钱去西南山区买柿饼、柿蝎子、软枣,甚至柿皮,带回家中延长家人性命。我母亲听说破口、三岔有卖软枣、柿饼的,便从柜子里翻出从未舍得穿的六件衣裳和一百多块钱,于农历三月初一的早晨,饿着肚子步行奔破口(璞邱)。由于枵腹而行,走不远便要停坐歇息,毕竟有气无力。行至青石崖,竟然邂逅我三姨和我大舅。原来,我外祖家中也早已断炊。当时我三姨只有十八岁,大舅只有十四岁,二人作伴,带着衣物,一边要饭一边去嵩山西南破口换山果。(成年人整天被生产队干部按排干活,没有人身自由,只有少年儿童随便些。)她见我母亲,知道一定没吃东西,便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地瓜叶加蜀秫蒸成的糊饼,说使新蚊幛换了老婆儿31个糊饼,让我母亲先吃个。我母亲吃了以后,觉得体力恢复了很多,于是接着走。傍落太阳才到暖水河。(后来我三姨证实:在王家圈村说好的用新蚊幛换31个糊饼,竟被那老婆儿调包骗了,包袱里只给放上了六个糊饼。一个18岁的女孩领着14岁的弟弟,空腹步行六、七十里换食物,竟被一个60多岁、素称忠厚老实的山区老人欺骗。何故?仓廪不实,岂知礼节?非因良心不备,实属国政所致也。)  

却说家母本打算去破口买食物,当她在暖水河村打听时,方知嵩山西麓沟河村便有卖山果者,于是家母又跋涉四、五里赶到了沟河。 

天近傍黑,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大娘答应愿用八斤柿蝎子、四斤软枣加四个糊饼换我母亲捎来的衣裳,就这样成交了。家母央求大娘留宿,那位大娘极为热情,留我母亲与其同屋而住。从彼此攀谈中母亲方知这位老大娘的儿子在村食堂当点小干部,因此他们家中食物多。这位老大娘见我母亲体质弱,便劝我母亲别去破口,路程太远,说一旦你自个连累带饿,垮了身子,家中孩子也难逃活命。母亲十分感激,答应次日返回。

黑天的时候,大娘的儿媳回家,听说婆婆留宿买山果的人住下,竟面带不悦表情。不知是故意危言耸听,还是确有其事,对我母亲说:“青石崖的民兵赚道(专门没收所买食物),须不明天早走”。母亲唯喏答应。

当天下半夜,大娘的儿媳便起来催促早走。我母亲起来,饥肠辘辘,浑身害冷,在老大娘吩咐下喝了一碗热水,便跟其儿媳出了村。东北风很冷,夹着雨点吹过来。母亲只穿一件夹袄,背着换来的山果匆匆而行,浑身不停地颤抖。至暖水河集,方见开店的起来生火。过来青石崖,天始放亮。一路上共磕倒三次,致使一位老年人担心地嘱咐“弄点吃的,别硬靠!”当时人人挨饿,有许多人正走着路便倒地身亡,盖因腹中无食,体力衰竭之故。

母亲回到家时,我的姐姐哥哥都在家中嗷嗷待哺,我最大的姐姐当时只有十岁,她告诉我母亲:“小妮子嘴里吐白沫”。母亲一看躺在篓子里的、我那个最小的姐姐竟已经死了!活活饿死了!母亲将殇女的尸体抱出家门的时候,突然昏倒在了地上……从此之后,我父亲从杨善中学辞职回家和我母亲专门抚养着我的兄姊四人。这便是大跃进的共产主义时代给我家庭带来的遭遇。其实有此遭遇的并非是我们一家,在1960出生的孩子少有幸存者。我们村有四个孩子活了下来,他们全是干部子女,在集体食堂里,他们没有挨饿,饿死孩子的家庭全是无职无权的普通社员。村干部子女没饿死,无非是他们贪占了点粮食,相对于后来贪官动辄上百万元,甚至上千万元的数额而言,确属微乎其微;但在那种特殊年代,贪污些粮食便能保全家人性命,反之则命成饿殍。由此可见,当时的贪污性质比现在的贪污上百万、上千万都要严重!因为这是人命关天的救命粮!而现在的上千万元还不致于危及普通人的生命。由是笔者感焉:无论什么政府,只要能让百姓过上幸福生活才是真正的好政府。反之,若是给人民带来灾难,带来民不聊生,即使它自称是“为人民服务”,自称是“人民领袖”,自称是“开国元勋”,自称是“人民救星”,也实为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!是千夫所指、万世唾骂的独夫民贼!谁若不信,可以想象“大跃进”年代饿死的4500万大陆阴魂!只有同情这4500万饿死冤魂的人,才会凭着良心作出客观而公正的评价。但愿国人良知回归,不要再昧着良心揖盗为爹,认贼作父。

这便是小小沟河村记载的国人血泪! 

 

注:张铭璇,山东临朐人,笔名张未弛(驰)、齐鲁狂客等,网名齐鲁文侠,现为画廊网签约记者、《九州名胜》杂志副主编。1988年为明朝遗民、韩国学者冯荣燮先生寻根问祖。1991年根据韩国明朝遗民习俗,在8月12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上发表《大明遗民故国情》,后为中国“红学”界引用,现在只要在互联网上输入“张未驰”即可查阅。1989年创作《中国民主进行曲》歌词。1992年拜台湾中国孔孟学会会长陈立夫先生为儒学导师,详情参见2006年第一期《春秋》杂志。1998年在北京“国民素质与文化建设”研讨会上发表论文《华夏文明走向何方》,首次提出“中国应放弃学雷锋”的主张。个人专著有《临朐名胜志》、《海岱节俗考》、《三皇庙志》、《宝瓶文韵》,整理出版清光绪《临朐县志》。

工作邮箱: qiluwenxia@yahoo.com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1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