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未弛的博客

仗义执言扶弱势,抽剑扬天刺乌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基本人权的中国草民,生活在黑暗的混蛋社会,实在不愿与贼寇为伍,去做一个当代的中国混蛋!电子邮箱:qlwxzmx@g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石门山题壁诗新说  

2010-02-05 19:10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石门山题壁诗新说

张  铭  璇

山东临朐石门坊三元洞,旧传明末青州知府何永清就曾削发为僧,隐居此处;后人在山石上见到了何永清的题诗墨迹,几经口传抄录,后被清康熙《临朐县志》和民国《临朐续志·轶事》辑录其中。今被冠题为《石门山题壁诗》,其文曰:

回首江山事已非,别来五马换缁衣。

悬崖鹤舞松如画,曲径溪流蕨欲肥;

静听老僧翻贝叶,闲凭野叟话天机。

但能留得金乌在,谁向石门看晚晖?

1988年,笔者就曾听张家庄张炤泰先生背诵过何永清的石门山诗;但那诗稿与《临朐县志》所录诗稿却不尽相同,其诗曰:

回首江山事已非,诀别五马易缁归。

悬崖鹤舞松如画,曲径溪流蕨益肥;

静听老僧翻贝叶,闲凭野叟话天威。

倘能留得金瓯在,谁向石门看晚晖?

此诗与《临朐县志》诗稿基本相同,只有第二句的“别来五马换缁衣”变成了“诀别五马易缁归”;第四句的“蕨欲肥”变成了“蕨益肥”;第六句的“话天机”变成了“话天威”;第七句的“金乌在”变成了“金瓯在”。除此之外,其余皆同。显然,这是同一首诗。只是在口传抄录中抄错了个别字,但究意哪是原稿呢?

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何永清身世。据《临朐续志·杂记·轶事》记载:“何永清,山西褒城人,(误。应为陕西汉中府褒城人。见《明清进士题名碑录》)崇祯末知青州府,有惠政。时国事孔棘,永清每以气节自负。(崇祯)十七年,李自成陷京师。永清愤激,欲号召忠义起兵匡复,以人心不固,苦无应援而止。又耻苟容于世,遂削发隐于邑之石门山,结茅独处,韬晦以终。”由此可见,何永清削发隐居的原因并非是“面对官场的腐败,不愿同流合污”;而是面对明朝灭亡,难以匡复,又耻苟容于世,方才出家至此。据说,明朝灭亡之前,何永清的陕西褒城老家因家中富裕,已被李自成军兵抢劫一空。明朝灭亡之后,何永清无力回天,但也并不绝望。他仍在青州府衙观望时势,他推断:虽然崇祯皇帝殉社,但朱家藩王之中未必无人承续帝统。只要稳住青州局势,处惊不乱;在新君登基之后,他还可继续做青州知府。固然其推断合乎常规事理,朱家也确实由文武臣僚扶起了“永历皇帝”在南京登基;但清兵乘机进中原,下江南,使众多明朝官员纷纷变节投降,以致明朝江山大势已去,东山再起已成渺茫。尤其明天启二年进士、淄川人孙之獬启奏清朝皇帝,下“薙发令”,强迫汉人一律剃发,“留发不留头,留头不留发!”此令一下,传至青州,使何永清理想破灭,试想自己身为明朝进士、四品官员,却要剃发若僧,可谓奇耻大辱!实在无脸重见故交父老,一气之下,悉数剃光;挂冠而去,隐居为僧,在石门山中结茅独处,韬光养晦。

在此期间,临朐县大郝庄的明崇祯十年进士、杭州知府张印立于顺治二年(1645)从杭州挂冠而归,隐居家中;烦闷之时,张印立则备足酒肴,骑马来到石门山,与何永清谈论时势,对酒和诗。

据《明清进士题名碑录》记载:张印立与何永清均为明崇祯十年丁丑科进士。张印立是第三甲第186名;而何永清则是第三甲第239名。论说,张印立与何永清是谓:“同年”。而且官职相当,都是正四品知府;为保持名节又都挂冠隐居,所以他们有共同语言。常常是借酒谈心,夤夜不倦,每每同榻而眠;翌日携手,游览山色,兴致忽来,则出题赋诗。现在流传的何永清题壁诗即是与张印立的酬和之作。

关于此诗,笔者认为:这是一首政治色彩极浓的怀旧诗。在清初的高压政治氛围之中,它仅在人们口语中背诵流传。所有临朐文人,几乎无人敢札记于册,留于案头,以免“文字狱”惹火烧身。张印立在担任康熙《临朐县志》总裁时认为舍弃此诗而不录,实为可惜,遂对本诗的敏感政治字眼进行了更换、篡改,以免贻人口实。此诗创作时间约在清顺治三年(1646)前后,至康熙十一年(1672)辑入《临朐县志》,共在民间流传了26年;或许张印立凭26年前的记忆已将本诗记错,加之人为更改,以致此诗与原诗不符。总之,由于方志的书面定稿致使后人奉假若真,谬谬相传。今之流传者即此稿也。无法解释的词句,后人则靠“西王母娘娘派金乌鸟给何永清送仙丹”等无稽之谈来对其牵强附会,勉强诠释。其实“金乌鸟来送仙丹”谁见过?这是不可能的荒诞之说。

且看“张氏稿”首联:“回首江山事已非,诀别五马易缁归。”其意是:回首明朝江山已成清朝天下,改朝换代;何永清遂诀别了青州知府这个官职来出家找个归宿。五马:州府级官员之代称。易缁归:意即脱下官服换上缁色僧衣找到了终生的归宿。

颔联:“悬崖鹤舞松如画,曲径溪流蕨益肥。”其意是:石门山中景色秀丽,松鹤飞舞,虬松倒挂;山径蜿蜒,溪水潺潺,草木葳蕤,蕨菜肥嫩……。其中“蕨益肥”三字,语出《史记·伯夷传》:伯夷、叔齐“义不食周粟,隐于首阳山,采薇而食之”,“遂饿死于首阳山”。薇乃何物?《索隐》注曰:“薇者,蕨也。”何永清盛赞“蕨益肥”,体现出他面对国破家亡,宁可采薇饿死,也不恋栈清禄的高风亮节及乐观豁达,淡泊名利的思想境界。

颈联:“静听老僧翻贝叶,闲凭野叟话天威”。其意是:入静聆听老僧翻阅经卷,讲授功课;闲暇之时则任凭“野叟”讲述清兵下江南屠城掳掠的暴行新闻。其中,“静”:意即入静,指僧侣静坐课经。贝叶:指佛经。闲:课经之余暇。野叟:张印立曾说“别叫我张知府了,改朝换代,已是乡民村夫,野叟而已。”故何永清称张印立为“野叟”。天威:本指上天之威严,或天子之威严。此处所用乃含贬意,指张印立所述从杭州归来的见闻:清兵下江南时,屠城戮民,奸淫掳掠的残酷暴行。

尾联:“倘能留得金瓯在,谁向石门看晚晖?”其意是:倘若能保留住明朝江山,我还做我的青州知府,张印立还做他的杭州知府,谁还有时间来石门山幽会,看石门晚照呢?其中,“金瓯”本喻疆土完固,此指明朝江山。由于“瓯、鸥”同音,笔者怀疑:从流传口语中抄录时可能将“金瓯”错抄成“金鸥”,后又将“金鸥”错抄成“金鸟”,再后又错抄成“金乌”,遂成“金乌鸟”讹传。“看晚晖”,张印立每去石门山拜访何永清,总是对外人说“去石门山看晚照”,从不说去拜会何永清,以免“议论国事,诽谤大清”之嫌。

此则张印立后裔所传诵的何永清题诗,仅从诗意分析,似乎比“县志稿”更为可信。舛错真伪,尚求方家鉴定。

作者邮箱:qiluwenxia@yahoo.com.c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