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未弛的博客

仗义执言扶弱势,抽剑扬天刺乌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基本人权的中国草民,生活在黑暗的混蛋社会,实在不愿与贼寇为伍,去做一个当代的中国混蛋!电子邮箱:qlwxzmx@g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明代散曲家冯惟敏为何被拘押?  

2010-06-06 22:46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冶源地主历代谁?

——冯惟敏因霸占田产被拘押!

张未弛

山东临朐冶源素以水碧竹清、风光旖旎而秀甲齐南,著称于世。《齐乘》所谓“七十二大名泉”乃指泉城济南之水,与此毫不相干。但朐境冶湖为齐南胜地却是名不虚传,惟其如此,冶源才成为历代悍吏、豪富、恶绅,人人觊觎的风水宝地,从而演绎了尔虞我诈、巧取豪夺的人间悲剧。不过从社会发展潮流而言,江山易主,地主嬗变却也有一定规律。所谓“地主”,盖指土地的主人,并无贬意。古往今来,土地易主有两大途径:一是朝代更替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一旦为寇,不仅丧失土地,甚至丧失生命。而一旦为王,自是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其二是土地交易,愿买愿卖。但在封建社会,风水绝佳之地,除非是穷得揭不开锅则不会变卖;即使要卖,也是卖与本族,很少卖给外姓。象临朐冶源这种风水宝地,你即使有钱想买,但其地主也未必愿卖。因此便出现了软硬兼施、威胁利诱、连哄带吓唬等许多不光彩手段。

纵观冶源历史,传说春秋时期铸剑名家欧冶子劈山导泉,冶铁铸剑,遂成冶源有史以来最早的首任地主。虽然《渑水燕谈》亦云:“昔欧冶子铸剑之地。”但据笔者考证:欧冶子根本没到过临朐冶源。

战国时期,各国穷兵黩武,皆以军队强盛、武器先进为能。当时冶铸技术的高低决定着军队武器的好坏,各国在抢聘冶铸名家之同时,又迷信水质淬火之功效,于是良泉之侧多有鼓火铸淬之工。齐国作为拥有此地统治权的朝廷便在此设置“冶监”官,专门督造兵器。后之冶官祠即可证实齐国确设冶监于此地。根据《周书》之载:“冶监每月役八千人营造军器。”言外之意,不足八千则不设冶监官。由此而推,可以想见彼时状况:冶水两岸,工棚相连;冶泉周围,冶炉环列;风箱两端,数人彼推此拉,动作一致;风猛火旺,炉火纯青;熔铁成汁,灌注模范;工匠露背赤膊,热汗淋漓;淬火之声,锻打锤声交融一处;冶水岸边,临河蘸水,砥砺锋刃……而冶监僚属则来去匆匆,督工巡视。彼时此地,八千民工聚集冶水两岸,专权主宰自是冶官一人,可谓一时地主。从临朐五井出土的高子戈来看,在冶铸行业迷信水质的年代,战国时期齐国大臣高昭子延聘工匠,冶铸戈、矛,或许就在冶泉岸边;这是因为嵩沂之间此泉最大,作为权倾一时的当地主宰,统治于此则顺理成章。

西汉时期,国归刘氏,地归其私,朐境之地被朱虚侯刘章统治。后因刘章“诛吕”之功晋封城阳王,封疆更阔;而其朱虚故地自成发祥之域,冶源则成刘氏宗人故地别墅。西汉之末,王莽篡汉,废除城阳王国。末代国王刘俚被削职为民,只好回归朱虚故土。鉴于其王室先茔俱在城阳,祖先之祀无以志表,遂作家庙以祀先王。但由于当时身为平民,俸禄全无,建庙之资无法筹措,于是便在冶源改殿设祀,将冶官祠内殿宇改作城阳王室先君之庙,并以其先祖——城阳王刘章为神祀位,名其庙曰:“大孝王殿”。彼时此地,其主为城阳王刘氏后裔,堪称西汉时期冶源地主。

东汉时期,光武中兴,西汉遗老自是扬眉吐气,刘室宗亲梅开二度,重造辉煌。冶源之祀盛况空前,甚至喧宾夺主,几将冶官停祀而成刘氏专祠。斯时冶源由刘氏主宰,俨如刘氏宗庙园林。

汉末黄巾之乱,朱虚之境刘氏式微,江山易主,帝祚不保。冶源主权几乎易姓,刘氏宗祀香火几绝。至三国,大孝王殿毁于战火,其祀被迫辍止。

自魏晋,迄隋唐,冶源地主屡有更替,但因文献之阙,难知主宰谁氏。不过从海浮山阳出土的崔芬墓来看,墓室考究,构筑豪华,绝非短时建造。墓主崔芬作为南北朝时期的东魏将军,虽是提兵南讨,却不象行军途中阵亡而仓促埋葬;反而极象常驻此地,永久驻扎条件下的寿终正寝。诚若此番,那么其生前定居之处,肯定离此不远,或许就在山青水秀的熏冶湖畔。藉此而论,崔芬可能是南北朝时期的一任冶源地主。

北宋时期,寿光文人刘概,字孟节,“少师种放,天姿绝俗,笃好古学,酷嗜山水”(《临朐县志》),隐居冶泉之侧。元代《齐乘·冶官祠》记载:“富韩公之镇青也,闻刘孟节先生累官不起,欲隐此地,乃为筑室泉上,为诗以赠曰:‘先生已归隐,山东人物空’。古碑犹存。”后范仲淹、文彦博知青州,皆优礼之,欲荐之朝,孟节恳辞不就。《山东通志》表其居曰:“刘隐士庄”。据明嘉靖《临朐县志·流寓》援引《司马温公诗话》:刘孟节尝在府舍西轩有诗云,“昔年曾作潇湘客,憔悴东秦归未得。西轩忽见好溪山,如何尚有楚乡忆。读书误人四十年,有时醉把阑干拍”。此番志乘记载,令人不难看出个中奥妙:刘概之隐居,初居冶官祠;富弼知青州,征之不起,遂为之筑室“良公斋”,斋址位于冶泉之南。其实,刘概之居仅是一席之地,借居而已;远离红尘,与世无争,算不上冶源地主。昔年冶源,水域并不大,只是泉旺水清,草莽树茂,篁竹成林,是远离尘嚣之处,适宜高士隐居。笔者曾有《雨后寻刘概故址》诗曰:“从来仙境雾茫茫,远胜贼朝黜陟狂。唯亲是举门阀重,专逼寒庶客首阳。”

金、元时期,由于金兵南下,元朝袭居,北宋时期的汉族显贵多随南宋政权渡淮南下,冶源地主多有更易。至于明初,冶源地主成为苗、沈、车等姓,这是因为元末蒙、汉之争,山东数遭兵燹,加之瘟疫流行,以致百姓百不存一,人烟几绝。在此背景之下,临朐人烟稀少,土地荒芜,所以才有明初迁民,以实内地。迁徙之民可随便占用土地,耕种而居,盖因其地故主衰绝,地已无主。苗、沈等姓入主冶源即是如此而得。细究其始,社会交替,物主变革,亦属正常现象。惟有强行霸占,巧取豪夺才是非正常手段。

明朝中期冯氏入居冶源。据临朐曹立会先生考证:冯氏祖籍临朐县仁寿乡,即今冶源东三十里的盘阳乡。据江南亭侧石碑记载:“临朐盘羊老茔田内主坟祭祀一案,祭田一亩三分,地基在东红庙庄。”即今之盘阳西红庙子村。明初冯思忠戍边,徙居辽东广宁左卫。至冯裕已传至五世。当冯裕中进士回籍临朐时,冯氏已在辽东住了一百多年。在这一百多年之后,冯氏再归故土,仁寿老家已是房无一间,地无一垄。在此情况下冯裕只好借居青州,其官南都时路过冶源,发现冶源景色秀丽,风水绝佳,遂露艳羡之意。其长子惟健既解父志,遂筹划求田问舍事宜。后经冯惟讷、冯惟敏共同努力,终于将冶源部分地产弄到手中。

依冯氏后人之说则是“求田问舍”,意谓恳求卖地,问借房舍;而冶源土著居民苗氏则说冯氏霸占。1988年10月26日,笔者在冶源二中东北方海子河边,采访了苗士绅老先生。他说,苗家冶源地产自始至终宣称不卖。结果冯氏先说借亭读书,后又依仗官宦之家的势力让县官出面斡旋,迫使苗家不卖也得卖。苗氏族长无奈,只好狮子大开口,要价极高,意欲从价格上让冯氏放弃此地。但冯氏满口应承,价高也买。苗氏族长只好违心地答应;回到苗家祠堂愧对列祖列宗牌位,长跪不起,恸不欲生。而冯氏占据苗家冶源地产之后,并未照价付银,只是给了一部分便若无其事,恍如清帐,不再提及余额。苗氏恼怒,告状至青州府衙。青州知府碍于冯裕父子三进士的名望,久拖不决。后来苗氏纠缠不放,告到济南,适逢监察御史段顾言巡按山东。苗氏托人将状子呈递。段御史遂将冯惟敏抓捕羁押。(本来冶源地产由冯惟健操办,但冯惟健已死,冯惟敏入居。作为受益人,自然是追究冯惟敏)。冯家上下打点,方才将其救出。针对苗老先生之说,难免带有家族观念,未必客观公允,也未必确实可信。不过笔者查阅了有关文献资料,竟然能够与苗氏说辞吻合印证!因此笔者于1988年曾作《苗家龙湾泪》诗曰:

“玉泉秀水波不平,藏污纳垢遮丑行。

越是风水灵秀地,总有恶吏与民争。

软硬兼施逼地契,强买不卖也不成。

弱民含冤哪里诉?府县恻隐岂敢评!

冤泪滴滴凝碧血,洒向家庙哭列宗:

可叹世间无公道,猫畏鼠害各从容。

不是天道存纰漏,而是鼠大令猫惊。”

明代俞宪集录《盛明百家诗》:“《冯海浮集·七里溪别墅》云:‘非无五亩宅,在邑多纠缠。’”身为举人身份的冯惟敏如何会“在邑多纠缠”?从其“非无五亩宅”来看,其“纠缠”缘自“宅产纠纷”。全句之意乃是自我解嘲:“在县内屡遭纠缠不放,俺不是没有那五亩宅子头啊!”如此遁辞,颇有“此地无银,东邻未偷”之嫌,更有弄巧成拙,欲盖弥彰之效。身为举人,对此纠缠却颇表无奈,缺少理直气壮,是何缘故?明万历年间,冯琦刊印的《石门集》竟将此句回避,莫非是遮盖家丑?所幸与冯惟敏同时的山东左参政俞宪实录其诗,以便今人有迹可寻。

俞宪集录的《盛明百家诗》现存南京图书馆,其中收录《冯海浮集·七里溪别墅诗》五首。冯琦刊印的《石门集》仅录两首,另外三首避而不谈。现将有关地产者附之于此。

《冯海浮集·七里溪别墅诗》第二首云:

“弱冠嗜远游,夙婴山水癖。心将跨十洲,气已吞七泽。

中岁颇用晦,买筑南山宅。濩落三十年,种树高百尺。

无那营微名,去作幽燕客。五斗不下人,浩歌弛行役。

移居七里滩,似蹑严陵迹。虽乏中山趣,聊喜足泉石。

列幛远刺天,还流抱村碧。干禄非所长,乘时登宿麦。”

第四首云:

“从来知远辱,至人贵自全。不羡公与侯,所志受一廛。

吾家有旧业,乃在城东偏。一丘藏一壑,宛转依清川。

生涯故不常,中道成弃捐。弃捐从此去,一去二十年。

非无五亩宅,在邑多纠缠。幸兹协初心,归我汶阳田。”

第五首云:

“我田无远近,处处缘澄溪。朝发巨洋浒,暮泊冶水栖。

野航流北陆,香稻来东齐。岂伊贵异谷,美利贻烝黎。

名山近村落,迨暇恒攀跻。仰瞻霄汉遥,俯眺浮云低。

翩翩比翼鸟,乃在太行西。终岁不合并,激昂飞且啼。”

从《七里溪别墅诗》第四首内容看,其“在邑多纠缠”确实缘自宅产纠纷。而其第五首的“朝发巨洋浒,暮泊冶水栖”则证其七里溪别墅即指巨洋、冶水一带,能与冶源相吻合,因为冶源之初,未堵水坝,湖面狭长;加之流水,故称为溪。细究其始,“七里溪”应为“七星溪”,语出民间传说:七夕之夜,织女及众仙女各摘头上宝珠,投向山麓,化为七溪,仿佛北斗七星。欧冶子取七泉之水以淬火,遂成龙泉剑。由于冶源素传欧冶子铸剑于此,故称此水为“七星溪”也。

明嘉靖三十七年(1558),冯惟敏被山东巡按、监察御史段顾言捕至历下羁押。冯氏后裔解释抓捕之因:段顾言“贪虐无厌,齐鲁之民苦之”,于是冯惟敏写了《戊午感事》触怒段顾言。令人不解的是,体现冯惟敏仗义执言、为民请命而引起文字狱的《戊午感事》,却偏偏没有收入《海浮山堂词稿》。冯惟敏《海浮山堂词稿》所收《吕纯阳三界一览》、《骷髅诉冤》、《财神诉冤》的序跋中,虽说“戊午、丁巳间,有酷吏按治齐鲁,大猎民赀,以填溪壑,累岁无厌,人人自危,莫知所止。”(《吕纯阳三界一览序》)“嘉靖丁巳、戊午间,有墨吏某,每按郡县,辄罗捕数百千人,囹圄充塞,重足而立,夕无卧处。计民产百金以上,必坐以法竭之。凡告人命,虽诬,必以实论;有厚赂,虽实必释。”甚至掘墓发冢,罗致罪名。(《财神诉冤跋》)据曹立会先生考证,冯惟敏这些作品是在经历被捕、释放之后写的,并非是因此作品而被捕。为此,笔者查阅《山东通志》卷二十五“职官”,发现北直隶遵化人段顾言并不象冯氏所说那么腐败透顶。由是不能不联想到冯之被逮,难免恨屋及乌,在文学作品中故意丑化。何况,段顾言作为“巡按州县,得专举劾”的监察御史,胆敢废职容奸,执法犯法,在山东如此胡作非为;相对于山东籍京官而言,难道会无人向皇上弹劾检举?诬蔑之辞,不攻自破。由此来看,冯惟敏被段顾言逮治果有其事,逮治之因则羞于启齿,只好采取污水反泼之法,把段顾言说成贪官墨吏,而烘托自己是良民受害。

从冶源苗氏之说和冯惟敏的“非无五亩宅,在邑多纠缠”,到冯惟敏的逮治历下,可以很清晰地印证:冯之被逮系因宅产纠纷,而不是文字狱。它既不可能象苗氏所说“冯氏分文不花而凭空霸占”,也不可能如冯氏所言“段氏无中生有,凭空诬陷”。总之,冯、苗地产交易存在分歧。但毕竟地归冯氏成为事实。冯氏成为明嘉靖年间以来的冶源地主则是不容置疑。  

一九四九年,国家新立,地归国有。冯氏冶源则为政府所辖。冶源地主,从此消失。

本文探讨冶源历代地主,不在于为冯氏揭短现丑,亦不在于为苗氏鸣冤叫屈;完全是处于对一个课题研究的慎重,不再贻误后人,而以旁观者角度将所知文献材料整理成篇。对于冯惟敏之人品,笔者并未褒贬;对于冯惟敏之作品,笔者还是极为佩服;虽然其中有很多狎妓艳词,在暗示作者生活糜烂和道德品质不好;但笔者对其作品还是颇为赞赏,不愧为明代散曲大家,诚望读者共品其香。

注:张未弛,原名张铭璇,网名齐鲁文侠,个人博客:网易历史名博“张未弛”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13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