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未弛的博客

仗义执言扶弱势,抽剑扬天刺乌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基本人权的中国草民,生活在黑暗的混蛋社会,实在不愿与贼寇为伍,去做一个当代的中国混蛋!电子邮箱:qlwxzmx@g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谱牒文化研究  

2010-09-01 21:01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盘阳张氏故居考

张  铭  璇

吾族张氏祖籍枣强,后徙藁城,金国时期张公太祖随军籍迁徙青州府临朐县在盘阳集带兵屯田,时值金末元初时节,所以清初《张氏族谱》记载:“吾张氏源于盘羊,支于郝庄、大山,盘羊之初有大公者,配徐氏,生子林;二公配朱氏,无嗣;三公配王氏,无考。林生荣,荣生士和。”此则盘阳张氏概况。然而2006年龙泉官庄所立《张士和碑文》却说:“士和定居龙泉官庄”,言外之意,从张士和开始居住龙泉官庄,其子仲先、仲直、仲礼俱在龙泉官庄长大。龙泉官庄人士认为:《张氏宗族左碑记》中,有“仲先以降,世业龙泉官庄,为大公嫡系;仲直后徙郝庄,为郝庄张氏之始”的记载。对此,我们不妨作以详细分析论证,其中“以降”,意为“以下、以后”;“世”,世世代代;“业”,指财产田地之属,在这里是名词用作动词,属古汉语意动用法,即“以……为产业”,后缀龙泉官庄,即“以龙泉官庄为家业”,属宾语后置句式。“嫡系”,正妻所生之子。其全句意思是:“仲先以后,世世代代以龙泉官庄为家业,是一世大公的嫡系后人。”而后一句“仲直后徙郝庄”,究竟是指从哪里后徙郝庄?语焉不详。从碑文来看,只能证明张仲先之后定居龙泉官庄,并不能证明张士和或张仲直、张仲礼定居龙泉官庄。如果是张士和定居龙泉官庄的话,就应该写成:“士和以降,世业龙泉官庄”,那么其子仲直、仲礼也就是在龙泉官庄长大成人了。然而《张氏宗族左碑记》并没有这么写,只是写了“仲先以降,世业龙泉官庄”。所以说这几句碑文只能证明张仲先后人定居龙泉官庄。此外,同一块碑文中还刻有仲先妻齐氏守寡之时曾经“侍姑颜氏”的句子,证明仲先生母颜氏在儿子英年早逝之后,与儿媳齐氏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,同时证明张士和的其她遗孀以及仲直、仲礼均未与仲先妻儿合住一块。如果是合住一块的话,作为儿媳的齐氏不可能只侍奉颜氏,不侍奉其它庶母。既然如此,那么张士和其他眷属住在何处呢?此前由于受文献资料限制,对祖籍问题很难作出正确结论,所幸现在出土了张士和墓志等七、八块古碑,从中发现了许多闻所未闻的内容,使我们家族的历史问题有极为清晰的脉络展示出来,使我们能够作出较为准确的结论。

据张氏祖茔出土的元朝张士和碑志记载:张士和生前住在“临朐县所辖第三乡金家泊”。为了便于读者了解,我们在此附录全文,其文曰:

“益都路临朐县所辖第三乡金家泊居住,坟茔亡父张士和,正室亡母巨氏,孝男张辅等创建祭台、香炉各壹座,谨记。今将立石,并亡殁各□姓名开列于后:

殁故显考父亲张士和

殒故显妣正室母亲巨氏

继正室母颜氏、次何氏、次妾

妻□□□□氏、次赵氏、次邓氏

孝长男张辅□授

敕牒益都路□州临沂县郯城巡检职事

次男张温、次张仲先、次张仲直、张醜(丑)

张喜住□ 张□□ 高家□ 

孝长女张缅儿、娥儿、疚儿、线儿、绵儿、蓓蕾、嫌儿

长孙男张文瑞、次孙男张文英 张璧 张□□□

时至正辛卯禩仲月二□□日立”

立石者是张士和嫡长子张辅,其内容应属翔实可靠,碑文虽短,却给我们展示了当时家庭原貌:公元1351年前,张士和及正室夫人巨氏去世,嫡长子张辅时任益都路□州临沂县郯城巡检职事,因居父母之丧在家守制;嫡次子张温、庶长子仲先、庶次子仲直俱在服内;而仲礼、仲敬俱在年幼未入学塾,所以只有乳名,尚无学名。而张辅之子张文瑞、张文英却比仲礼、仲敬年龄大,充分体现了封建家庭嫡庶差距、老侄少叔的特点。立碑时间是元至正辛卯年,即公元1351年,由于此时张士和及嫡妻巨氏已经去世。而巨氏生前曾对众庶妾颐指气使,即使嫡子辅、温也有恃无恐,面对庶母多有不敬,所以在巨氏去世之后,辅、温二人可能受到庶母甚至庶弟们歧视,以致辅、温不再回家,逐渐与家中失去联系,日久年深,导致修谱时遗漏嫡出长、次两支,误将庶出仲先弄成嫡系长支的状况。而颜、何、王、赵、邓氏五位孀妇,在张士和生前难免争风吃醋,所以相互关系也不好。当士和及正室巨氏去世后,五位孀妇自然要闹着分家,而此时家中一切,顺理成章地由二房侧室颜氏说了算,所以她为仲先占下了老家附近的田产,而仲直、仲礼俱率其母迁往郝庄、大山。由于当时仲敬尚处年幼,只能在所分田产份额内与其生母相依为命。家谱中的张仲益,元末以武功擢任郯城尉,似乎就是张辅。也就是说张辅和张仲益实际是同一个人。由于清初修家谱时,张印立等人未见张士和碑文,仅凭传说将三百年前的张辅事迹混成了张仲益事迹。从元朝张士和碑文看,何氏之后、赵氏之前,似乎是另有两位妾妻姓氏,却人为砸毁,估计是改嫁他人,再醮异姓。

元朝石刻记载,张士和生前居住金家泊,那么“金家泊”是哪里呢?且看另外相关资料的印证:明嘉靖《临朐县志·贞节》记载:“张仲先妻齐氏,盘羊社人,年二十九而仲先卒,一子文显年始四岁。齐氏守志不移,奉姑甚谨。数经兵凶,卒不自失,教子以义,治产以勤,乡闾称美。年七十三,乡耆韩道亨等言于有司,为移申礼部,永乐三年冬旌表贞节之门。”何为“贞节之门”?即齐氏生前之宅院门第也。其宅院门第确指何处?清康熙《临朐县志·贞烈传》文载:“齐氏,张仲先妻,仲先早亡,氏年二十九,子文显四岁。氏事姑育幼子,历四十二年,时罹兵燹,终身如一日,年七十三卒。永乐初奉旨旌节,建志于埠西。”而清光绪《临朐县志·列女》记载:“张仲先妻齐氏,□□埠人也,仲先早卒,子文显才四岁,齐事孀姑育幼子,以勤俭修慎自持,历四十二年,屡遭兵荒,家业不失,卒年七十有三,永乐初奉诏旌表,建坊埠西。”既然齐氏的贞节牌坊建于埠西村,那么她生前居住地必是埠西村无疑。如果齐氏生前住龙泉官庄的话,其节孝牌坊应立在龙泉官庄,而不应立到埠西村。这是因为封建时代,一个家族出个贞节烈女,尤其是朝廷旌表的节妇,整个家族会引以为荣,其子孙不仅要享受免除差役的待遇,而且还要享受“旌表门闾”的殊荣。遍翻多部《临朐县志》,凡是节孝妇女多是“旌表门闾”,少数“旌于其墓”。所谓“门闾”,乃是指节妇所居之门第街巷。从明宣德元年(1426)张昆所立《齐氏贞节铭》碑文中“忆昔祖母,既俭且勤,家存遗训,旌表其门”,以及明天顺七年(1463)齐氏之孙立石所刻“圣旨称为节妇,旌表门闾”来看,齐氏节孝牌坊确实是立在生前门闾。由于牌坊是立在埠西村,所以仲先夫妇生前必定是住在埠西村,而不是住在后来的龙泉官庄村。定居龙泉官庄的,是张仲先后人,并不是张仲先本人。明万历十四年(1586)的《张翁(玉)墓志》明文记载:“翁(玉)寓居朐邑东南,名曰埠西”,可以佐证:到张仲先之六世孙张玉时仍然在埠西村居住。

为了考证埠西村地名来历,笔者查阅了原临朐县政府地名办公室的几十份地名普查原始档案袋,在埠西村档案中有这样的记载:金元时期辛氏立村,因处凤凰山西麓一土埠之上,故名辛家埠。后来异姓相继迁入,而辛氏却人口不旺,逐步衰绝(埠西村周围现有四处辛家林)。由于年久日深,村名演化,由“辛家埠”演化为“金家埠”,再由“金家埠”又讹传为“金家泊”。百余年后,村落扩建至辛家埠以西,遂又出口语地名曰“埠西”。从古县志到后来地名档案竟然巧合到了一块,可见张士和居住的“金家泊”,便是由“辛家埠”演化而来,而“辛家埠”又是“埠西”村的历史(元朝)称谓;加之齐氏牌坊位置在埠西村的确定,可以很清晰地证明:张士和生前居住地便是现在的埠西村,绝不是现在的龙泉官庄。

清光绪《临朐县志·列女》所记:“张仲先妻齐氏,□□埠人也”。“□□埠”应该是指“辛家埠”,由于年代久远,地名演化,在元末已经演化成“金家泊”,到清光绪十年(1884)又经过了533年,修志人在拿不准确的情况下只好把传说中的“辛家埠”、“金家埠”用缺字格代替。

从明清《临朐县志》对齐氏的记载来看,齐氏从29岁开始守寡,守了42年,在73岁时去世,同年朝廷旌表并立牌坊,时值明朝永乐三年,即公元1405年。既然是1405年齐氏73岁,那么上溯42年则是她开始守寡的时间,也就是仲先去世的时间,即1363年,时为元朝至正二十三年。张仲先去世时,齐氏29岁,而文显才4岁,证明齐氏26岁生文显。从明宣德元年(1426)张昆所立《齐氏贞节祭□铭》碑文看,文显只有一妹,并无兄姐,所以文显是齐氏的头胎子,那么齐氏必定是在25岁前与仲先结婚。在当时来说,女方25岁结婚则属大龄,只有童养媳才有此例。从齐氏生育年龄来看,应属夫小妻大型童养媳。张仲先结婚年龄应在18岁左右,婚后二年内生子属正常。如果是婚后未育,超过两年则应纳妾。既然仲先未纳妾,证明齐氏生育正常,没有生育障碍,由此可以推断,张文显出生时,张仲先约20岁。张仲先去世时,约在24岁,不会超过25岁。而张士和是在元朝至正十一年(1351)去世,比张仲先早死13年,也就是说,张士和去世时,张仲先只有十一二岁。论说这个年龄尚未结婚成家,如何会离开老家去龙泉官庄独立门户?龙泉官庄《张氏宗族左碑记》所谓的“仲先以降,世业龙泉官庄”是指仲先以下的后人去龙泉立村,而这时张士和已经是去世多年了,如何会有定居龙泉官庄的可能?假设张仲先与齐氏同龄,张士和比张仲先早死13年,也就是说张士和死时,张仲先也只有16岁,这个年龄是否结婚?如果说已经结婚,为什么齐氏26岁才生孩子?由此可见,2006年龙泉官庄所立《张士和碑文》中“士和定居龙泉官庄”的说法违反历史事实,经不住分析论证,纯属凭空杜撰。

综上所述,结论如下:盘阳张氏自外省迁朐,始居盘阳。由于二公无嗣,处于照顾,留居故宅;大公迁居辛家埠,并在大山西麓购置茔田;三公外迁未知所止。由于后来辛氏衰迁,辛家埠村名在元末演化为“金家泊”。至四世士和去世之后,嫡长子张辅为官外地,定居不回;次子张温不知所之;三子仲先居住埠西老家,后人迁居龙泉官庄;四子仲直迁居郝庄;五子仲礼迁居大山;六子仲敬随其生母暂住老家。至于族谱所载张仲益,应与张辅实为一人。仲敬成人之后则率子二公,东迁柳山之南一带。百余年后,辛家埠村址西扩,遂称埠西村。这便是吾族大公之后,四世士和之前的故居。鉴于龙泉官庄在2006年清明节所立《张士和碑文》有违反史实的文字错误,故本谱不录其文,以免误导后人。

说明:此前有许多家族历史问题受当时文献资料局限,难以作出正确判断,如清初家谱和谱碑,误把嫡长子张辅弄成张仲先,其原因便是没发现张辅所立张士和碑石。现在张氏祖茔出土了《张士和墓志》、《张仲先齐氏贞节祭□铭》、三块张氏谱碑和《张翁(玉)墓志》等石刻文物,使我们根据新证据能对家族历史有了清楚的认识,所以说此前的结论有许多是不准确的,而今后的结论才会比以前更加准确。

张陆河《张氏祖茔碑记》曰:“吾郝庄张氏祖贯真定府枣强县,大公以军籍入朐。”可证大公并非是以逃荒难民身份而来,而是随军驻扎于盘阳。联系张氏人口、田产分布状况判断:张大公至朐可能是名中层军官,率兵屯田驻于盘阳。当时,大军一到,郝庄郝氏、辛家埠辛氏及当地居民俱作鸟兽散,舍弃田产躲逃而去。为了屯田兵士方便,张大公所带军队分别在郝庄、辛家埠、大山等地设立士兵营房。在此屯田数年,至多十几年后,金国军队与元军交战,此地官兵遂调往前线,其屯田、房产则转让给军官眷属。这便是张士和之子分别迁居郝庄、辛家埠、大山等地的原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1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