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未弛的博客

仗义执言扶弱势,抽剑扬天刺乌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陪老母看晚照   

2017-08-28 23:05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陪老母看晚照

母亲从未到过石门坊,但在别人谈及石门坊时,母亲总是兴奋地“您四嬷嬷(mama)娘家是寨子崮,她说她小的时候,常去石门坊拾柴火,说是和尚在山洞里坐化、卧化了,成了神仙,还说有‘晚照’,有三盘炕……”每当此时,母亲的脸上总是布满了羡慕,洋溢着向往!却始终没有抽出点时间去亲临实地看看石门坊!

生产队时,农民的日子累,吃了上顿就得算计下顿,根本没有闲情逸致出去逛关键那时整天抓“阶级斗争”,想出去旅游?那是“资产阶级生活方式”,大队治保主任会开你的批斗会!再说生产队长、会计天天考勤记工分,想耽搁一天那必须得请假,批不准都不许缺勤。这是阶级成分好、出身好的贫下中农待遇。如果是“四类分子”家属,根本就不敢想,根本就不敢请假!因为你理由很充分地去请假,往往还“挨呲”,甚至被队长骂个狗血喷头!

1982年“单干”之后,农民自种自吃,缴上“公粮”就可无拘无束地“赶四集”做买卖,农村才出现了“奔小康”的“经济爆发户”。当时的父母年过半百,正是养家糊口的阶段,家里农活多,母亲是个“闲不住”,平素的体力活多由父母做;我当时正好读高中,家中的农活只有在麦假、秋假能帮忙干。后来家庭宽裕了,父母也老了,但每每想起这辈人——虽没攒下多少家产,却是历尽人间心酸我们做子女的,总有许多歉疚与悔恨!

2012年87岁的父亲走了!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!我悔恨自己没有能耐,没有让老人享受到最优越的社会待遇!虽然他走时满足于五个孙子、两个孙女,满足于不愁吃穿,满足于是全村年龄最长的人但那时我没有驾照,无法带他出去旅游,以致我心中留下了深沉的遗憾与亏歉。所幸母亲身体尚好,她比我父亲小四岁。就在我有了驾照之后,我领着我母亲去了很多地方:1960年母亲步行去过嵩山西麓的沟河村买柿饼,56年后的2016年6月4日,我驾车载着母亲和二姐,围着嵩山水库转了一圈,到沟河村里故地重游,访问老者,遗憾的是当年我母亲见过的那些人都已故去。几年来,我陪母亲游览过白芽寺,到过老龙湾,去过逄山、章庄水库,到过赤涧岭、闵家庄、石家楼,逛过东城、龙岗……但最让我难忘的是去石门坊!

2016年8月3日,虽是酷暑时节,却是满天白云的阴天,我看天气不热,便商量母亲出去耍耍她问我“上哪里耍?”

我说:“去石门坊吧?”于是她又讲述我四嬷嬷说的“坐化、卧化、三盘炕”。虽然她已经讲了无数遍,但我必须假装认真听,老年人爱唠叨,我们做子女的处于对老人的尊重,必须表现的温柔孝顺,不卑不亢。为了不伤她的心,我甚至故意装作不知道,来迎合、等待她的讲解。看得出,她对去石门坊游览很兴奋!

我搀扶母亲走下楼梯,喊着永旻开放后排车门。

我照护着母亲坐到后排座,然后闭上车门,又喊着旻旻坐好,便发动汽车启程了。永旻是我的小儿子,只有13岁,也是我母亲五个孙子之中最小的孙子。

我驾驶着汽车,尽量开的慢一些,生怕母亲晕车,幸好母亲从来就没有晕车习惯。一路上,母亲和永旻望着车外景致,不时地一问一答,他们不能解释的,我便插嘴作介绍。

大概不到半个小时,我们便到了石门坊老停车场。把车停好,拿出三瓶矿泉水,一瓶递给旻旻,另外两瓶一手一个,便引导母亲走向山门。母亲见我拿着两瓶水,执意要自己拿一瓶,她的意思是省的别人拿着受累。

周围有些游客,多是红男绿女的年青人,他们有说有笑,渐渐隐匿进翠绿欲滴的山径绿色之中,仿佛是淹没进了碧绿的海水。

母亲的身躯有些驼背,那是在生产队时跌伤脊椎所致,以致现在的身高比以前矮了很多。上崖头时,我攥着母亲的一只胳膊,权作她的一根移动的手杖,直挺挺地固定在她旁边,仿佛是上楼梯的栏杆扶手;地势平坦的地方,母亲则自己倒背着手,与我一边说话一边前行。

儿子永旻要去我的手机,要到前边去照相。

我随着母亲走路的频率,降低速度,时而前行,时而等待,断断续续,走走停停,不时地提醒“累得上就坐下歇歇”。母亲兴致很高,连说“不累”。

我们走到新修滑到站南侧,正好有些民工在修路,一妇女拄着铁锨问:“大娘多大年纪了?”

我说:“八十七”。

“哎呀!这就是好身本啊!”那妇女说,“八十七了还能爬山”几个打扫台阶的工人都闪开路,意思是让我母亲先走,我连声致谢。母亲耳朵背,没听清我们说什么,但从大家的让路,似乎领会了大家心意,便笑着“麻烦您了”,意思是自己从这里走,给干活的工人添了麻烦。

我们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,发现前后左右,全是碧绿苍翠的草木,那绿色的叶子托着晶莹剔透的露珠,风动欲,宛如翡翠盘里的珍珠!这绿色如同可餐的秀色,赏心悦目,沁人心脾,令人陶醉!置身其间,才感受到超凡脱俗凌空忘我的境界!

我提议母亲坐下来歇歇,母亲坐在路边磐石上,我拧开矿泉水瓶盖,递给母亲。她喝了两口,就把瓶子盖上,环视四周,苍翠欲滴,说道:“这个埝真新鲜!”看得出,母亲久居城里,水泥的楼房限制视野,闹市的喧嚣聒噪心扉,让她久违了这乡村山野的幽静和绿色旷野的自然!幼子永旻看我们小憩路边,他也在远处坐下等待。

我们休息了一段时间,母亲提议再走,我立即响应,随之前行。永旻已经遥遥领先,走在了我们视野的尽头,并回身给我们拍照

我们又走了十几分钟,母亲可能是真累了,毕竟是87岁的人体力有限,她说:“我在这等着,你和旻旻上去看吧!”

我说:“我去看看还有多远,你在这等等。”我让母亲坐在路边石头上,自己先上去看看距离;其实我和永旻都看过石门坊景致,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母亲满足看三盘炕、看晚照的夙愿!

我到崇圣寺下扫视了一下,转身回来,说:“快到了!也就是还有百十米!”

母亲说:“你和旻旻去看吧!我在这里等着您。”

我说:“快到了,我背着你上去吧!”说着,我在母亲身前弯下腰,意欲让她趴在我后背上,可是母亲坚持自己走!母亲的个性很坚强,不给别人添麻烦。

我拗不过她的倔强,只好扶她慢慢前进。此时的天空刮起了阵阵山风,仿佛是给老人煽起了风扇!树叶随风摇曳,哗哗作响,犹如鼓掌的双手欢迎我们的到来!

当我们来到崇圣寺时,母亲兴致陡增似乎不觉得累了,侃侃而谈,我便象导游员一样,先给母亲讲解了晚照——我说:“这晚照题字,上款写‘大清康熙四年衣于帝题’,时间是错误的,我查阅大楼村的《衣氏族谱》,衣于帝生于清朝顺治十三年,到康熙四年衣于帝才十岁。十岁的孩子怎么能在山上题字?

母亲问我:“孃是在什么时候写的?”

我说:“衣于帝写的自叙介绍,他在康熙四十七年曾募重修崇圣寺,创建逄山行宫。可见衣于帝是在康熙四十七年题写的‘晚照’。”

“你可别给人家弄错了!”母亲知道我正在撰写《石门坊志》,常常嘱咐我为文谨慎,考究细致。为了留念,我以“晚照”为背景给母亲拍了几张照片。

我一边给母亲介绍唐朝摩崖造像,一边照护着母亲沿着北山石壁西行去看三盘炕。

母亲登上三盘炕石龛前的台阶,看到其中的卧佛,我说:“这卧佛是一九八几年用水泥塑的,历史上这三盘炕里根本没有羽化和尚。这座石门房开凿较晚,在明朝的所有碑文里都没有提及三盘炕,即使明末冯琦、清初安致远的游记里也都没提及三盘炕,可见清朝顺治年间还没有开凿。

“孃是更晚?”母亲疑惑地问我。

“应该是更晚!最早也就是康熙七年大地震之后,这崇圣寺僧房塌毁,甚至砸伤过僧人,他们看到元朝石门房岿然不动,所以才突发奇想,仿照卧化、坐化石龛开凿了三盘炕石门房。”

我们又来到卧化、坐化龛下,仰望这两座神圣的壁龛母亲问我:“这是什么朝代的?”

我说:“东边这个石龛叫卧化石门房,是崇圣寺开山住持张志贤的斋房,这个龛开凿于蒙古宪宗己未年,也就是1259年,到现在是757年!张志贤是莒州人,到这里创建了崇圣寺,时人尊称‘贤公大和尚’,他死前嘱咐徒弟,他圆寂后把石龛封门,权当是一座寿堂。结果后来发现他在里边卧化成了不朽尸身。当时和尚涅槃成不朽仙体的极其罕见,绝无仅有,所以这事一传开,青州府官员、临朐县官员加上老百姓,都异常崇拜,所以才立了这块碑。

母亲又问及最西边的石龛,我说:“这个龛叫坐化石门房,是张志贤的大徒弟刘进盛,生前修行、后来坐化其中的寿堂。这个石龛开凿于元朝元贞二年,也就是1296年,到现在已经有720年。”

母亲看很仔细,听得很认真,幼子永旻虽是好奇,但总是提问不着边际奇谈怪问。几位游客从旁边经过,甚至好奇于我的讲解。

山风阵阵,树叶鼓掌,透过树叶缝隙,可见天空的云彩。当我们还在仰脸瞻望石门房时,感到天上飘下了雨

啊!天上下雨了!永旻慌忙问我:“爹,下雨了,咱没带伞,怎么办?”

“不要紧!咱们进庙里避雨。”我照护着母亲来到了崇圣寺,进的山门,北侧便是逄公庙。

当我们登上庙前厦檐时,看到雨点已经很密集,幸亏有这逄公庙聊避风雨!

我和母亲进逄公庙,母亲仰望逄公圣像,一边双手合十,一边说:“也没捎香来,光给神仙磕个头吧!”只见母亲颤巍巍地跪下去,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。

我一边搀扶起母亲,一边说:“您这么大年纪,能神前磕个头,神仙也是高兴的!不烧香,神仙也知道!让神仙赐你健康长寿就是莫大的幸福!

母亲笑了“孃甘自好!”或许是老人登山,感动上苍的缘故,天降喜雨只有几分钟!这雨,或许是苍天感动、喜极而泣的喜泪!

我们庙里避雨出来,雨停了。我问母亲还想不想看看石门坊的其它景点,她说不看了,看样子她已经心满意足!六十多年前听我四嬷嬷介绍的三盘炕,今天终于看到了!老人如愿便是做子女的心愿,但愿天下所有的老人都能事事如意!让我们做子女的都能尽心尽力,让他们颐养天年,健康长寿!

我们缓步下山,一路上母亲竟没有停歇,仿佛是浑身增添了无穷的力量!

我们走出石门山谷,蓝天白云,赏心悦目,四野苍翠,鸟啾蝉鸣!这绿色,是我们旅程的背景;这声音,是我们旅程伴奏的乐章!

2016年8月张铭璇于春秋书社


我陪老母看晚照 - 齐鲁文侠 - 张未弛的博客

 

我陪老母看晚照 - 齐鲁文侠 - 张未弛的博客

 

我陪老母看晚照 - 齐鲁文侠 - 张未弛的博客

 

我陪老母看晚照 - 齐鲁文侠 - 张未弛的博客

 

我陪老母看晚照 - 齐鲁文侠 - 张未弛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02)| 评论(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